混世小农民 31—35(好象不喜欢 给我睡一次 等……) - 情缘江湖论坛 - Powered By BBSXP
情缘江湖论坛☆娱乐天地☆『 诗音情致 』混世小农民 31—35(好象不喜欢 给我睡一次 等……)
    
 
混世小农民 31—35(好象不喜欢 给我睡一次 等……)
发起人:开心神君  回复数:0  浏览数:2702  最后更新:2010-11-12 16:09:27 by 开心神君

选择查看 搜索更多相关主题  帖子排序:
2010-11-12 16:09:27
开心神君
 






角  色:版主
等  级:连长
发 帖 数:175
金  钱:265
经 验 值:265
注册时间:2008-4-1

混世小农民 31—35(好象不喜欢 给我睡一次 等……)

【031】 好像不喜欢

院子里很静,只有墙根下鸡栏里的一只鹅伸长了脖子,看到有陌生人进来,“嘎嘎”地叫了两声,把正在打盹的鸡鸭惊得扑棱了几下翅膀。

    要说起能看门的能手,除了狗,鹅算是第二个角色了。二愣子家的鹅就是个厉害的主,只要有生人进来,挺着脖子就上去拧,一般防备不好的,屁股或者大腿准得留块青斑。也就是因为这鹅太厉害,柳淑英才不得不把它关进鸡栏。

    鹅虽说是被关进鸡栏,但柳淑英对它的叫声还是很敏感的,刚才的两声叫唤,柳淑英就知道有生人来了,忙穿了裤子下床来。透过窗户,柳淑英看到是马小乐,胸口的心一下提到了脖子眼,她下意识地急促拍打着胸脯,又反复摸了几下,“要命了,这个勾心家伙,怎么这个时候跑过来!”柳淑英急急忙忙地扣着上衣扣子,走到了正屋门口。

    马小乐进了院子也不客气,径直就朝正屋走,猛一抬头看到柳淑英立在门旁,那眼神怪怪的,还小吓了一跳,“阿婶,这大中午的,站门口干啥?”马小乐小声问。

    柳淑英深呼吸了一口气,没说话,把半截挡门子推开,示意马小乐进来。村里的墙头大都很矮,不隔音,而且踩个凳子就能看到一切,柳淑英想让马小乐赶紧进来,免得被左邻右舍的看到,生出些是非来。

    马小乐闪身进了屋子,立刻大胆起来,大胆的有些无耻,“阿婶,昨晚你为啥主动掀起衣服给我摸奶子啊?”

    柳淑英哪里受得住这样的问话,满脸臊得通红,“马小乐,以后不可以跟阿婶这么讲话!”

    “行,没问题。”马小乐眉毛一扬,“我在桥头碰到了小康,他说你要他找我逮虾子了,嘿嘿,我来确认一下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听他胡说,我可没有。”柳淑英有点慌乱。马小乐也不客气,上前攥住柳淑英的手,“不管他是不是胡说,今晚我来找你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行。”柳淑英并没有抽开手,只是把头扭向一边,“小乐,你可别胡来,要是被人家知道了,你阿婶还要不要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阿婶,我做事神不知鬼不觉的,谁能知道?”马小乐得寸进尺,放开柳淑英的手,抓住了她的胳膊,“上次在玉米地里的事,到现在不也没人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柳淑英开始抽动胳膊,“小乐,那天阿婶是糊涂了,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难得糊涂啊,那就再糊涂一回算了。”马小乐一下抱住了柳淑英,使劲揉搓起来。柳淑英有些窒息了,她觉得无力反抗,而且本也不想反抗。马小乐心里透亮,可有数了,二话不说一用力就抱起了柳淑英,朝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乐,你这个坏家伙,要把阿婶害苦了……”柳淑英嘟哝着,“就这一次了,阿婶再不会同意了……”

    马小乐充耳不闻,只是把柳树英朝床上一扔,急吼吼地扒着她的衣服。柳淑英既已不打算拒绝,也就任由马小乐为她宽衣解带,而且还积极配合着。所以没用几下,柳淑英已经玉体横陈,娇息不止了,只待马小乐粗大而充实的侵入。

    本来马小乐很猴急,可脱光了柳淑英后反倒不急了,他要好好看看柳淑英的身子,那天在玉米地里还没那个心思看,现在好了,可以仔细看个够。柳淑英眼睛微闭,呼吸由急促渐渐变得均匀,浑身柔滑的皮肤散着光亮,马小乐忍不住伸手一摸,柳淑英的身子禁不住颤了一下,这么轻轻的一抖,马小乐另一只手也忍不住按了上去,“阿婶,你说你这身子咋长的,该大的大该小的小,还这么柔白粉嫩的,就跟电视上明星差不多。最要命的是,你下面咋就一点黑毛都没有呢,我看书上说了,这叫白虎,很厉害的。”马小乐摸着柳淑英的门户,像是在欣赏一件藏品。

    柳淑英动了下身子,“小乐你瞎问啥,你想做什么就做,等会要是小康回来,你想做也做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马小乐呵呵一笑,“小康啊,他逮虾子还不逮到半下午的,不会这么快回来。”马小乐把手摸进了柳淑英的腿窝子里,柳淑英一个痉挛,紧紧夹起两腿,“坏东西,你瞎摸啥?”马小乐一乐,看来这女人和女人是不同的,好像柳淑英不喜欢乱摸,可张秀花就喜欢。

    “阿婶,你家里肯定都是美人胚子,你下面有没有小妹妹什么的?”马小乐脱鞋上了床,骑在柳淑英的大腿上问。

    “没,你想啥美事了?我下面就还一个弟弟,在读大学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能想啥好事,明知故问,不过没有也没办法了,我只能想想了。”马小乐叹着气笑道,“不过就是有你也不会如我的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咋知道的?”柳淑英伸手握住了马小乐的话。马小乐骑在她的大腿上,裆部那大玩意儿而刚好垂落在她的腿叉缝上,弄得她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我和你都睡过了,你咋还能让你妹妹做我的媳妇呢!”马小乐大咧咧地说。

    “坏东西!”柳淑英使劲攥了一下手中物,马小乐皱了下眉头,“阿婶,我这玩意儿被你给医好了,你可别再毁了它,让它抬不起头来。”

    听了马小乐的华,柳淑英油然升起一种救世母的情怀,她两手轻轻托起马小乐的话儿,用深情的眼光注视着它,一点爱怜、一点心疼还有一点欣慰,“小乐,你让我变坏了,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是个好女人,但现在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马小乐附身揉住柳淑英的胸,“阿婶,你哪儿坏了?没有,绝对没有,你是圣母,将深陷苦难中的马小乐带了出来,至少在我马小乐的世界里,你是善良、美丽而伟大的女人!”马小乐的声音很轻,但每一个字落在柳淑英的心上犹如千钧之重。柳淑英伸开双臂揽住马小乐,愈来愈紧,马小乐贴在柳淑英的身上,下身腾起的欲望让他不能再坚持。

    马小乐把嘴巴拱在柳淑英的脖子上,“呼呼”一阵乱吹起气,痒得柳淑英直缩脖子。马小乐又拿脚蹬了蹬了柳淑英的脚背,刚好用上力。

    “阿婶,我要进去了!”马小乐撅起了屁股,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柳淑英一个轻哼,缓缓分开双腿……

【032】 给我睡一次

 马小乐要指天骂地了,关键时刻总有人打岔,就在他刚要奋力冲刺的时候,院子里突然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柳淑英也彻底慌了神,一下坐起来把马小乐推在一旁,“这该死的鹅,咋一点声音都没有。小乐,快到床底下躲躲,可羞死我了。”马小乐也机灵的很,一个骨碌滚下床,探腰钻进大床底下。

    柳淑英啥都没来得及穿,慌忙盖上床单,撇眼一下看到了马小乐的衣裤还在床头,连忙又抓起来丢到床底下。

    “淑英,淑英!”原来是赵如意回来了,进门就来到里屋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啥事,我能有啥事?”柳淑英假装迷迷糊糊地说,“我说呢,院子里的鹅叫都不叫一声,原来是你啊,学校放假了?”

    “没,下午没有课。”赵如意咽了口唾沫,“我寻思着那赖顺贵肯定会死皮赖脸地找你,我怕他对你不轨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事,都多大的人了,我就不信他赖顺贵会做出那种事来。”柳淑英打了个呵欠,心里琢磨开了,得赶紧支开赵如意让马小乐寻机溜掉。“如意,小康到南桥下捉虾子了,你去看看咋样了,让他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逮就让他逮呗,咱们可难得在一起,淑英,趁这会儿干一下吧。”赵如意话音一落就脱裤子。柳淑英一看这怎么能行,“不行,上午在地里收花生浑身累得发酸,哪还有力气做事,晚上吧,你先去把小康找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晚上,你躺着不动就行了,我来干!”赵如意已经跳上了床。

    马小乐在床底下可叫苦啊,***这个赵如意看来也是个好色鬼,难怪和张秀花一勾搭就成了。柳淑英在床上面也好过不到哪儿去,这床上一个男人,创下还有一个男人,焦心哪。

    好在柳淑英还有个盼头,赵如意速度快,也就几下功夫就结束。赵如意揭开床单,一下看到柳淑英没穿衣服,“淑英,你咋不穿衣服呢,要是来了外人可咋办?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杠着门的,小康出去抽开了。”柳淑英摸着赵如意的后背,“你快点吧,别耽误时间了,早干早完,我还想睡会呢,要不下午哪还有精神头下地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咿,平时可不是这样的啊,你老让嫌我太快了,今个怎么又催起来了?”赵如意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大中午的,而且下午又要忙活,哪有时间耽误在这事上,我要你晚上再干你又不同意。”柳淑英口气有点硬了。赵如意看了看,叹了口气从柳淑英身上爬了下来,“那好吧,晚上再干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床底下的马小乐又惹麻烦了,原来上午张秀花在商店里给了他两包五香蚕豆,结果吃下去肚子老是胀气想放屁,现在他已经忍了不能再忍了,没办法“喷”地放了个响屁。

    这个屁显得很粗壮,而且底气十足,赵如意一惊,回头惊恐地看着柳淑英。柳淑英心里明白,赶紧伸手摸了摸肚子,“哎呀,中午吃了夹生的黄豆,肚子里老是气胀。”

    赵如意哪里会想到床底下会有男人放屁,对柳淑英的话深信不疑,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,“哎呀,淑英啊,你这屁放得跟男人似的。”柳淑英被说得满脸通红,可也不好反驳什么,“如意,让你去看看小康呢,他一个人别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赵如意答应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柳淑英马上趴在床沿上探下头,“小乐,你真作害,这个时候放啥屁啊!”

    “阿婶,哪里是我想放,实在是憋不住啊。”马小乐一脸的委屈,从床底钻了出来,“阿婶,我走了,改天再来和你睡!”说完拔脚就走。柳淑英也不说什么,现在让马小乐在家里消失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马小乐跑出柳淑英的家,想想也没地去,干脆还是到果园里。路过南桥是必然的,马小乐抬眼就望见了赖顺贵和赵如意站在桥头,赖顺贵挺着肚子双手叉腰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说如意,你就不够意思了,那天明明说好的,让你媳妇给我睡一回就算扯平了。”赖顺贵居高临下。赵如意点头哈腰,“村长,可你知道,我那媳妇死活不同意,我也没办法啊。实在不行,实在不行咱就交罚款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交罚款?村里到处都是宣传标语,相信你看到了,现在计划生育抓得特别紧,不要以为交了罚款就可以生二胎。”赖顺贵撇着嘴说,“该怎么样你看着办!”说完,赖顺贵从牙缝里挤出点饭渣子狠狠地淬了出来,抬腿就要走。

    赵如意给这么一说傻了眼,一把拉住赖顺贵,“村长,你别急啊,啥事不得慢慢做工作。”

    赖顺贵得意地停住脚,“如意啊,不是我赖顺贵非要睡你媳妇,关键是你先搞了我的女人,要不我的脸往哪儿搁?”

    “我,我没搞到你的女人……”赵如意着急地说,“我就摸了两下奶子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让你女人也给我摸两下奶子就成!”赖顺贵一脸的贪婪,“让你女人脱光了给我摸两下,也算是两抵了。”

    赵如意看着赖顺贵的脸觉得很猥琐,可他也没办法,生二胎的事很重要,不能恼了赖顺贵。“村长,你看你说的,这都是哪回子事啊。”赵如意笑着说,“你刚才说什么不要以为交罚款就可以生二胎了?”

    “治你个罪!”赖顺贵严肃起来,“你是当老师的,应该懂这个道理吧,现在国家把计划生育当成大事来抓了,你想想能不严重么?轻了罚你的款,重了,可能还要判你几年信不信?!不过这是轻是重的问题,那还是我说了算!”

    赵如意瞪着眼瞧着赖顺贵,脸上泛出一丝恐惧,嘴角抽搐了几下,“村……村长,你怎么说也得帮帮忙啊,你看我家那孩子,大了不管用啊。”赵如意指指桥下,二愣子小脸给太阳晒得通红,正逮得起劲呢。

    赖顺贵可不管这一套,“行了,如意,别的也甭说了,还是那句话,让你女人给我睡一次,啥事都能解决!”

    赵如意听了这话还真有点动摇了,可想想柳淑英那坚决的劲儿又犯了难,不由地伸手挠了挠头。“老弟,你头挠完了该给我的准信吧,趁早干脆点,要不等会我反悔了,不但不照顾你生二胎,而且还要到乡里派出所去告发你搞我女人!”

    赖顺贵一提到乡里两个字,赵如意高兴地一拍大腿,“村长,有法子了!”

【033】没生过孩子的姑娘

 赖顺贵看到赵如意眉开眼笑,心想这下可搞定了,那柳淑英肯定能睡上。唉,想了这么多年,那雪白粉嫩,条子又好的柳淑英终于可以啃上一口,赖顺贵不由得笑了起来,“到底还是如意老弟开通,眼光远。其实也没什么,不就是睡你下女人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是睡我女人!”赵如意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赖顺贵一看脸色就拉了下来,“怎么,这么快就反悔了?!”

    “不是,村长,我说有法子了,不是说就同意让你睡我女人。”赵如意急着解释道,“我让你睡别的女人,哦不,不是女人,是姑娘,没生过孩子的,绝对水灵!”

    赖顺贵一听,眼珠子都要爆出来了,那感情可好,没生过孩子的姑娘,可不水灵着嘛,柳淑英就是再好,可那儿毕竟生过孩子啊,怎么比得上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呢!“你说啥,如意,你可别反悔啊?”赖顺贵抓住赵如意的胳膊,“那姑娘是谁?”

    赵如意拿开赖顺贵的手,“村长,你急了是不,那姑娘是谁我也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赖顺贵一听又来气了,“赵如意,你耍我是不?好,你有种!”

    “村长,你看,你又急了是不?”赵如意面带微笑,“听我慢慢说嘛。”

    赖顺贵将信将疑,看着赵如意不说话。赵如意咳嗽了一下,清了清嗓子,“村长,我是说,改天我带你到乡里,那里的理发店多着哩,里面有很多小姑娘,一个个花枝招展的,随便拎一个,咱村里都找不出来那样的!”

    “那又咋地?”赖顺贵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赵如意得意地笑了两声,“我出钱,你出力!那还不让你干个够?!”

    赖顺贵翻着眼想了想,脸上渐渐露出笑容,“如意,你不是让我去嫖娼的么?”

    “哪里的事,才不是嫖娼呢,人家都是正经姑娘,只不过被生活所迫,想赚点生活费而已。”赵如意神秘地说,“到时你一看那些姑娘们就知道了,绝对够爽!”

    “哎呀!”赖顺贵高兴地叹了口气,“这可怎好呢,如意,要是我不答应吧,辜负了你一番好意,要是我答应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村长,你就别再要是了,就是这么定了,改天我联系好了就跟你打招呼!”赵如意打断赖顺贵的话。

    赖顺贵笑了,说下午乡里要来检查村务工作,心满意足地走了。赵如意望着赖顺贵的背影,小声骂了句,“种猪!找几头母猪让你爬!”

    这一切都让躲在猪圈后的马小乐给听到了,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,“这两个家伙还有这么个故事啊!”他也知道了,张秀花还没有给赵如意睡,不过他也生气张秀花让赵如意摸了奶子,“哪天非捏肿了她张秀花奶头子不可!”

    “唉,赵老师,骂谁呢,这么恨哪,为啥事啊?”马小乐笑嘻嘻地从猪栏后走了出来,问得赵如意张口结舌,“你……你啥时来的?”

    “刚刚走到,就听到你叽里咕噜地骂人哩。”马小乐眯着眼,一脸忍不住的笑。

    “我啥时骂人了,你看这有人嘛,我来看小康逮虾子呢。”赵如意回过神来,“大中午的你咋到处乱跑的?”

    “我回果园呢,刚好路过这里。”马小乐不笑了,他突然觉得赵如意这家伙有点可怜,怎么看身上都有股穷酸气,估计是教书的教的。赵如意也不愿意和马小乐搭话,把二愣子喊了上来回家了。

    马小乐看着赵如意的远走不禁琢磨了起来,照他这么说的,没准早和那些理发店里的姑娘们搞上了,唉,真是这样的话,那阻拦他和张秀花行事确实也没什么必要了。“唉,这个世道,咋回事啊。”马小乐叹息着向果园走去,下午太阳落一落还的去地里收花生呢。

    不过马小乐到了果园屁股还没沾上床,就被一声吆喝喊了出来,原来是村计生专干徐红旗,“小乐,下午有事么?村长让来喊你去村部帮忙打扫下卫生,下午乡里要来人检查工作。”

    马小乐上次帮忙写标语捞了好处,自然是乐滋滋地接受了邀请,“没事没事!”

    “没事那就走吧,我有自行车,带你过去,现在就走!”徐红旗夹着破旧的大金鹿自行车,在篱笆门外大声叫着,他不敢进门,大黄狗在院门里瞪眼看着它。

    马小乐飞也似的跑了出来,跳上徐红旗的自行车后座,“驾驾!走喽!”

    “狗东西,说啥呢,把我当驴马使唤呐!”徐红旗骂骂咧咧地使劲把自行车骑得飞快,还专挑坑坑洼洼的地方走,把马小乐颠簸的屁股蛋子都要裂成八瓣了。“徐……徐红旗,小心你的大……大金鹿,这样颠簸,用不几下就……就散架!”马小乐被颠得上气不接下气,断断续续地说。

    这话挺管用,徐红旗放慢了速度,走起了平整的小土路,“小乐,这阵子颠得咋样?”

    “舒服着呢,中午吃了豆子一肚子气,胀得难受,现在全颠了出来,真爽快。”马小乐装出很得意的样子。徐红旗吧唧了下嘴巴,说不出个什么,只好作罢,闷着头狂蹬自行车。

    到了村部,赖顺贵或许还想着中午赵如意对他的许诺,满脸的兴奋劲儿甭提有多高涨了,“小乐来了啊,看看把村部彻底打扫打扫,这农忙的时候都回家忙活了,抽不出个人来,你出出力,完了再给点工钱!”

    马小乐很卖力,抄起铁锹奔到墙角,“咔咔”地铲起了青草,这墙角里的茅草都老高了,乍一看跟荒地似的。铲完了草又开始清除蜘蛛网,这村部有好几间房子,还是带走廊的,支柱上端有好多燕子窝,这也倒罢了,燕子是吉祥物,该留着,可靠最西头的走廊底下,却长着两个大马蜂窝,挺吓人的。

    “小乐,蜘蛛网先别急,我命令你先把那两个马蜂窝拿下!斩草除根!”赖顺贵光指挥不干活,不过马小乐也不生气,谁叫人家是村长的呢。

    马小乐找了一根长竹竿,竹竿头上绑了把稻草,刚掏出打火柴要点,又觉得不妥,“村长,有汽油没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那玩意,碰个火星子就着,哪个敢存啊。”赖顺贵没好气地说,“找汽油干啥?”

    “这不要点火烧马蜂窝嘛,不弄个大火头一下烧掉,那马蜂到处乱跑追人呢,蛰个鼻青脸肿的也不算因公负伤吧。”马小乐很认真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还因公负伤呢,我们这些人才能因公负伤,你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更要找点东西弄火头了,要不我多亏。”马小乐放下竹竿,不打算干下去。赖顺贵一见,皱了下眉头,“要不这样,你到前面的卫生室里要半瓶酒精喷喷。”

    马小乐一听,不太乐意,为啥呢,因为他不不想看到卫生室的金朵姑娘。

【034】 看喽

 金朵是一位大姑娘家,她哥哥金柱是个打架二流子,在整个沙岗乡都有名气,逢到赶集的时候,满街转悠一趟,蛇皮袋里啥都有了。据说后来让乡派出所联防队队员给用麻袋套头捉住了,弄到派出所一顿好打,可非但没把他打蔫了,反而更嚣张了,整天提着菜刀满街跑,说要把打他的人的儿子的鸡鸡给剁了,最后连派出所的人都不敢对他怎样了。谁也不想惹这个刺头,万一他要是真的发了疯,那遭殃受罪的还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也就因为这,这金朵一直都很傲慢,马小乐没上学时就听说过,金朵在学校里简直比班主任说话还管用,班里哪个男生调皮,只要她一吆喝,哪个都乖乖老实起来。但好在金朵心不坏,还没有落到和她哥哥一样,让人谈之变色。

    不过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马小乐对她有种恐惧感。那是在马小乐九岁的时候,已经上一年级了,金朵已经十二岁了,上四年级。一天马小乐放学后在村小学边上的河里洗澡。金朵和一帮女同学到河边洗手,马小乐一下跳了出来,露出鸡鸡对着她们晃荡起来,嘴里还大叫,“看鸡鸡喽,看鸡鸡喽!”

    那些女学生都哇哇叫着抛开了,唯独金朵没跑,还直朝马小乐跑了过来。金朵个头大,也有力气,一下把马小乐抱起来摔在地上,用手揪住马小乐的鸡鸡,“马小乐,小流氓,我把你鸡鸡揪下来喂狗!”

    马小乐当时觉得很疼,再加上害怕,哇哇大叫起来。金朵一看马上放开了手,临走的时候又蹲下来看了看,说:“小流氓,人不大,家伙倒不小!”

    这事没别人知道,金朵没对别人说,马小乐也没对别人说。但不管怎么着,马小乐见了金朵就发怵,觉得她的强大是不可估量的。再加上后来金朵初中毕业后不上学了,在金柱的帮助下,由村里推荐到乡里,乡里又安排到县里学了半年的医,回村后就当上了村卫生室的医生。马小乐见她整天穿着白大褂,拿着银晃晃的针头子老扎人家屁股,就更害怕了,见她就躲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现在赖顺贵让他马小乐去卫生室要酒精,他能乐意嘛。可赖顺贵是村长,村长下令他得听,只好硬着头皮去了。

    卫生室很安静,马小乐伸头看了一下,也没看到金朵,再一探身,吓了一跳,原来金朵正坐在里间的门口抠脚趾头。金朵一见马小乐,也是不太自然,可能是想起以前的事来不太好意思,毕竟是大姑娘了。“马小乐,啥事啊?”金朵把翘在椅子上的脚拿了下来,还算礼貌地问。

    “村……村长让我来要半瓶酒精。”马小乐很拘谨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金朵笑了起来,“马小乐,你紧张什么,我还能吃了你啊,你平时见我都躲,为啥呐?”

    “我,我啥时躲你了。”马小乐不想被说成是那样胆小。

    “你还嘴硬,躲了就躲了,还不承认。”金朵起身到药架上拿下一瓶酒精,又找了个空瓶子倒了一半,“你可别骗我,偷偷带回去给你干爹兑酒喝啊,这酒精是不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喝这个,再说了,你……”马小乐张了张嘴,又合上了。

    “再说啥,不敢说了?”金朵似乎想逗乐。

    “有啥不敢说的,你那手刚抠过脚丫子,也没洗手就倒了,就是能喝也不喝呀?”

    “哟,你还挺讲卫生啊。”金朵的脸小红了一下,“告诉你马小乐,人的脚比手干净多了,你想想,手啥玩意不碰啊,而脚呢,就只在鞋子里,还有袜子包着,能不干净么?”

    马小乐想反驳点什么,但一时还无从反起。平时能说会道的,怎么碰到金朵就哑火了呢,马小乐低头不语,只想早点离开。不过金朵似乎并不想放过他,“马小乐,姐姐问你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啥事?”

    “听说你那玩意不行,是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马小乐抬头看见金朵一脸的认真相,觉得她没有取笑他,“金朵姐,你问这个干嘛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问是为你好,现在啥都可以治了,你要是真的不行,等姐姐有空到县里问问大医生,肯定能治好的。”

    马小乐听了这话,觉着金朵还没变,心地还是很善良的。想到这里,马小乐简直想抱着金朵哭着感激一番,可是金朵的个头比较大,长得丰满一些,要不是皮肤白白嫩嫩、脸蛋俏俏的,肯定是个好劳动力,所以马小乐不敢抱她,没准还得被她摔一个跟头。“金朵姐,你真是个大好人,可我真的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有啥不能的,不好意思?”

    “不是,这事怎么能和你说呢。”说到这里,马小乐对金朵已经不是那么发怵了,再怎么着,她也是一个女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说?”金朵绷住了脸,“我是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是女医生,而且还没嫁人呢,我也没娶媳妇,说这些干啥。”马小乐拎着酒精瓶子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,你啥意思,你还有什么想法啊?”金朵翻了下眼,马小乐看不懂她是啥心情,但看着金朵那张俏俏的脸,突然产生了另外一种感觉,其实她就是一个女人而已,有啥可发怵的?他有本钱呢,是个女人就能降服了她,怕啥啊!当下心里一下豁朗起来,浑身轻松,“金朵姐,我没有啥想法,你是不是真的想知道我那玩意中不中用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金朵笑了,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,“想通了,敢说了?”

    “说啥啊。”马小乐露出了一贯的狡黠的笑,“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么!”

    金朵一听,脸色一阵发红,嘴角动了两下,抬手就要打,“好你个马小乐,敢占我的便宜!”

    马小乐抬手招架,“金朵姐,我占你的便宜啊,你早就占了我的便宜了,小河边的事你难道忘了?”

    金朵一听,又急又气,肉乎乎的嘴巴撅了起来,“马小乐,今天我不把你打翻就不姓金!”说完,弯腰扣起鞋带,向马小乐扑来。

    马小乐哪能束手就擒,围着桌子转了起来。金朵身上肉多,跑了几圈就喘了,“马小乐,你给我住下,让我拧你几下,要不我拿针头戳你!”

    “看看,金朵姐,鼻子头上都出汗了,咋这么卖力呢。”马小乐嬉皮笑脸地伸出手,“我给你擦擦!”

    金朵一把抓住了马小乐,“看你往哪跑!”

    可是金朵毕竟是姑娘家,虽然个头不小,但力气不大,马小乐正是长劲头的时候,用力以拽,金朵就被拽了过来,一下趴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马小乐低头一瞅,从金朵敞开的衣领瞄了进去,一下就傻眼了。

【035】 还要怎么让我好受

 这是对啥样的东西啊?两个巨大的圆球雪白粉嫩,中间挤出一道大深沟子来,那还不算,关键是两个圆球顶上还各冒出一粒鲜红小豆豆,就像刚剥出壳的红皮花生米。

    马小乐脑海里忽悠了几圈,想起了柳淑英和张秀花的,她们的那东西都是黑不溜秋的,柳淑英的还好点,张秀花的不但黑,不摸弄几下还显得皱巴巴的。可眼前金朵的却是那么红润,就跟地里又鲜又嫩的粉草莓似的。

    “不一样,到底是不一样啊!”马小乐情不自禁地摇着头感叹。

    金朵一下反应了过来,低头一看自己的胸部,猛地又抬起头来,“马小乐,今天跟你没完了!”话音一落两手抱住马小乐的腰,“小时候流氓,大了还那么流氓!”

    “我我怎么流氓了。”马小乐着急挣脱,“我又没扒着你衣服看,是你自己送到我眼皮子底下的!”

    “还狡辩!”金朵没松手,但已经绕过了桌子,想把马小乐摔倒。可是没那么容易,马小乐农活没少干,那身板硬得很。金朵摔了两下没摔倒,较起了真,“哟,还摔不倒啦!”这下可好,金朵越用力,身体就和马小乐贴得越紧。马小乐真的是乐了,后背被金朵的两个大球积压摩擦着,别提多舒服了,“金朵姐,使劲,再使劲!”

    金朵不是傻子,顿了一下,放开了马小乐,喘着大气说:“马小乐,你今天占尽了我的便宜,改天有你好受的!”

    马小乐看了看金朵,在她脸上没发现真的恼怒,不由得嘿笑了一声,“金朵姐,你说吧,改天你还要让我怎么好受法?刚才就够好受的了,你还要怎么让我好受?”

    金朵修得满脸通红,回身拿了个注射针头子要扎马小乐,马小乐忙抓了那半瓶子酒精向外跑。不巧的是门外刚好进来一个人,马小乐情急之下用力一推,将那人推倒。

    “混小子,疯了你?!”被推倒的是赖顺贵。

    马小乐一见,忙放下酒精瓶子,蹲下来拉起赖顺贵,“哟,村长,没看到,摔着了没有?”

    赖顺贵站起来拍拍屁股,“让你来找点酒精,咋这么半天?那乡里的检查组马上就要来了,那马蜂窝还在呢!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,这就去!”马小乐提着酒精瓶子跑了。赖顺贵扭头看看金朵,手里拿着个针头子瞪着眼,“金朵,怎么了,小乐欺侮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……我看他不顺眼,要教训教训他!”金朵收起了针头,平静了气息。

    赖顺贵色眼迷离地盯着金朵的胸前,“金朵,有啥事告诉我,咋能让小乐个狗东西欺侮你呢,不过他也没啥,终究是个软蛋。”

    “他哪能欺侮我,我一针扎死他呢!”金朵把头歪向一边,表现出没兴趣的样子。赖顺贵也知趣,嘿嘿笑着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出卫生室,赖顺贵边朝村部院子里走边拉下了脸色,“她娘的,不就是有个流氓不要命的哥哥么,要不我整死你!”提到金朵的哥哥金柱,赖顺贵又说起了损话,“他***,在乡里为害一方不知足,还跑到县城里撒野,那县城岂是你闹腾的地方?”赖顺贵说的不错,金柱前两年在乡里呆够了,去了县城,说要闯出个样子来,可哪想到刚去没几天就犯了事,在县城可不像在乡里,哪里由着他胡搅蛮缠,结果被关了起来,出来之后就老实多了,听说进了一家大商场做了保安,还谈了个城里的对象。但即使像这样金柱走上了正路,可他的淫威还在,在乡里提起他的名字,依旧挺唬人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赖顺贵看见马小乐正往稻草团子上喷酒精,他有些担心会被马蜂蛰了,不敢过去。

    “村长,来帮个忙,点个火!”马小乐举着竹竿,头上蘸有酒精的稻草团子伸向赖顺贵。赖顺贵很不情愿地走了过去,掏出火柴擦着了,手有点抖。“村长,你怕啊?”马小乐问。

    “怕?”赖顺贵眉毛一竖,“一个大活人还怕那点小玩意?笑话!”马小乐也不答话,看着赖顺贵颤抖不止的手心里直发笑。

    赖顺贵点着稻草就跑开了,金朵也站在远处看热闹。

    马小乐将火把朝马蜂窝捅去。第一个还好,大火苗一下把蜂窝包住了,马蜂都蜷着身子掉了下来,蜂窝也掉了。可第二个就不行了,火头小了,十几只马蜂飞了出来,直奔马小乐而来。马小乐觉得不管怎样还是应该把蜂窝给戳掉,所以手上没停,坚持把第二个蜂窝也戳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这个时候他再想跑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,额头上首先被蛰了一下。马小乐大叫一声,扔下竹竿抱头鼠窜,可马蜂会追人,继续蛰他的手。马小乐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“躺下!躺下!”金朵在远处大喊起来,“马小乐,快躺下,躺下马蜂就不蛰人了!”

    慌不择路,现在谁说话马小乐都听,他翻滚着跌倒在地。还别说,真的管用,躺在地上后,马蜂就飞走了。可马小乐的手面上已经被蛰了三下,疼的眼泪汪汪的。

    金朵跑了过来,要马小乐到卫生室擦点药。赖顺贵也过来了,扶起了马小乐,“小乐,你有功劳,今天多给你十块钱,你为村里作出了贡献!”说完和金朵把马小乐扶进了卫生室。

    马小乐的额头肿了个大包,让原本俊朗的脸变得很滑稽。金朵看了又看,忍不住捂嘴笑了起来。“金朵姐,这下你得意了?”马小乐歪着嘴说。

    “我说改天要有你好受的吧,看,老天有眼了,今天就帮了我的忙!”金朵从药箱里拿出一把小镊子,“别动,我把马蜂的毒针给你拔出来。”

    赖顺贵在一旁帮不上忙,刚好乡里的检查组也来了,便嘱咐了金朵几句,要她好好帮马小乐弄弄伤,然后就去村部接待了。

    拔马蜂的毒针不怎么疼,马小乐坐在小病床上,咬咬牙挺过去了,可擦药水的时候,马小乐忍不住“呀呀”地叫了起来。“瞅你那样,这点算啥,人家解放军在战场上断腿断胳膊的也不过才像你这样。”金朵小心地擦着药水,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“金朵姐,这可是和平年代了,别用战争年代的事来教导我。”马小乐被说得不好意思,干脆闭上眼。可就在眼皮垂下的刹那,他又看到了金朵的敞开的衣领。“金朵姐,我求你把扣子扣好行嘛,我可不想再挨马蜂蛰了!”马小乐咧嘴坏笑起来。

    金朵低头一看,照着马小乐的屁股抽了一巴掌,“你个臭流氓,这个时候还胡思乱想到处看!刚才马蜂怎么不蛰了你的眼皮,让你看不到!”

    “哎哟,金朵姐,你真狠呐!”马小乐伸手捏了下金朵的屁股,“你咋就不心疼我一点哩!”

返回页首↑

Powered by BBSXP 2007 ACCESS Beta © 1998-2023
Server Time 2023-2-6 11:51:16
Processed in 0.03 second(s)
情缘江湖论坛 - Powered By BBSXP